“冷老!”

武鲲看向武山冷,恭敬道:“此次,江家这个江傲雪到达九贤圣王境界,只怕是会对平霄产生威胁了。”

武平霄!

武家当代天骄,代表人物,没有之一。

现如今,六大家族连带武门内,到达九贤圣王境界的天骄,唯有武平霄、柳元恒、辰羽三人。

现在,却是多出一位江傲雪。

武山冷笑呵呵道:“平霄即将凝聚体纹,跨入圣皇境界,区区一个江傲雪,如何会是平霄对手?”

“此次,平霄的对手,依旧是柳元恒和辰羽二人,那两人,可是需得小心提防的。”

“嗯!”

武鲲此刻疑惑道:“那个秦尘,也是奇怪,难道真的是他指导?而且,我根本看不穿此人修为。”

提及秦尘,武山冷此时此刻,神色带着几分怪异道:“这个年轻人,也是奇怪。”

“是啊,居然询问冷老您夜夜难寐吗?冷老您何曾有过此等问题?倒是很奇怪。”武鲲笑呵呵道:“我估计,或许是江家故意,误导我们的。”

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

“这些年来,江家……”

武鲲此刻,在不断叙说。

可是,一旁的武山冷,此刻却是神色呆然,立于飞禽之上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突然,武山冷神色凛然。

“冷老,怎么了?”

武鲲好奇道。

“武鲲,你先带人回去,我有要事去办。”

“冷老……”

武鲲尚且没说完,武山冷在此刻,身影一闪,顿时消失不见。

武鲲此刻,立于飞禽之上,神色错愕: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而此时此刻,武山冷却是心中翻江蹈海,身影接连跳跃,返回江家……

一路上,武山冷心思,始终无法平复下来。

夜夜难寐!

他有吗?

有过的!

可那是七万年前,他因为自行修行武家绝学烛龙武诀,走火入魔,导致修行根基出现问题。

可那时候,他没资格修行烛龙武诀的,即便出现问题,他也不敢让外人看出。

每一夜,宛若是被火焰烤烧,无法入睡。

但是,这件事情,无人得知。

而是后来……

他遇到了狂武天帝。

武门创始者,高高在上的狂武天帝。

狂帝大人,那一夜随着他,回到自己庭院内,道出自己的问题。

而且,更是亲手为他解决,同时,为他保守住这个秘密。

后来,他晋升为圣皇,也有资格修行烛龙武诀,而后,在武家内,地位水涨船高。

可是……

秦尘是如何知道的?

秦尘根本不可能知道才对。

……

夜幕降临,江城内,却是一片灯火通明,颇为热闹,人声鼎沸,丝毫不弱于白日。

而此刻,江府内,满院灯火,照亮整个江府,来来往往的护卫,更是各司其职。

别院。

秦尘斜靠在凉亭座椅上,温献之和江靖二人,依旧立于秦尘左右。

风无情则是没了踪迹。

此刻,江靖心中好奇,秦尘到底是等待谁?

可是,秦尘不说,他也不敢问。

而且,秦尘也没让他离开,他也就没走。

而正当江靖和温献之皆是感觉无聊之际,突然,一道微弱的风声飘来,树叶随着微风动了动。

“谁?”

温献之此刻手持枯血圣枪,一枪点出,沉喝道:“滚出来。”

花园水桥之上,一道身影,在此刻徐徐走出。

正是武山冷!

“武山冷!”江靖看到武山冷,顿时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只是此刻,武山冷却是目光注视着庭院内的秦尘,沉默不语。

“既然来了,就过来吧!”

秦尘此刻徐徐开口道。

江靖此刻方才明白,秦尘说的所等待的那个人,就是武山冷!

狂帝大人,认识武山冷?

此刻,武山冷一步步来到凉亭边缘停下,看向秦尘,想开口,却是不知如何开口。

“山冷……”

秦尘打破平静,缓缓道:“多年不见,你也老了。”

一语落下,武山冷此刻却是感觉背脊生寒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所想的,正是你所看到的。”

秦尘继而道:“当年你擅自修行烛龙武诀,性命不保,我找到你,告诉你,如何破解,只是,当时可以说是看你天赋不错,不舍得让你枉死,也没想到,时至今日,你已经成为了武家的顶梁柱。”

江靖听明白其中话语。

身为狂武天帝的秦尘,在当年统合武门,并非是撒手不管的。

武门的天骄,他皆是有所关注。

他江靖是,这武山冷也是,和当年的狂帝,皆是有一段渊源。

江靖看向武山冷,再次道:“武山冷,这位就是狂帝大人,转世归回,我江靖可以以性命起誓。”

武山冷此刻,苍老的身躯,却是微微颤抖。

秦尘继而道:“山冷啊……”

这一声呼喊,使得武山冷身体一颤。

时隔七万年,那时候的狂帝,也是这么喊他姓名。

而当年,狂帝不只是将他修行摆正,更是在那段时间,夜夜传授他修行的领悟和法门。

那一段岁月,让他始终怀念。

“您……真的是……”

武山冷此刻,只感觉背脊生寒。

那位,归来?

这简直是能够使得整个大武圣域,彻底翻天倒地的消息。

秦尘笑了笑,继而道:“烛龙武诀,以武为根,以炎为干,以心为守……”

一字一句,足足接近一炷香时间,秦尘方才停下。

噗通!

武山冷身躯,在此刻轰然倒地,匍匐在地。

“小人有眼无珠,认不出大人,望大人恕罪!”

听到此话,秦尘起身,来到凉亭台阶处,施施然坐下,看向近在咫尺的武山冷,感叹道:“你也老了……”

武山冷老泪纵横道:“能够在活着再次见到狂帝大人,是小人三生有幸。”

听到此话,秦尘苦笑道:“你说这话,我已然是分不出真假了。”

此话一出,武山冷却是身躯一颤。

秦尘再次道:“山冷啊……我现在只是圣皇一纹境境界,不复当年之实力,再次归来,却是瞧得大武圣域,欣欣向荣,很是欣慰。”

“是大人当年教导有方。”武山冷急忙道。

“可是啊……”秦尘继续道:“可是,这数万年的繁华,只是表象,繁华之下,暗流涌动。”

“山冷啊……”秦尘看向武山冷,淡淡道:“武家,为何要反叛武门呢?”

一语落下,武山冷只感觉身躯僵硬,如坠冰窟。